首頁 arrow 2009 走在。家鄉海之濱 arrow 走在。家鄉海之濱
走在。家鄉海之濱 PDF 列印 E-mail
作者 兆偉   
2009/06/10, 週三

走在。家鄉海之濱

980320寫給美麗寶島雜誌

作者/郭兆偉 


【我們船首這群是飛旋海豚,這是花蓮最常見到的鯨豚朋友之一,他們通常整群整群的出現在花蓮外海。最好辨別的特徵就是他們會旋轉,躍出海面時會像芭蕾舞者般的轉個好幾圈才落入水面】【我們船上今天也來了幾位特別的朋友,正在走海岸線環島的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一行人】。這是走海岸線環島的第七天,我們走到花蓮,跟著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好朋友一起出海認識海中的鯨豚朋友,認識這些海中的精靈們。


台灣四面環海,位處世界上的最大片水域與最大片陸地之間,東邊有深達兩千多公尺的海溝,西邊是平緩水淺,平均深度才60公尺的的台灣海峽。東南角每天洶湧澎湃湧來的是全世界生產力數一數二的大暖流--黑潮,溫暖的海水終年不竭的帶來了赤道的熱度、食物與搭便車的眾多魚類,西邊又有順著大陸沿岸一路裝載陸地上沖刷下來各種有機物質的大陸沿岸冷流,這麼豐富的環境、這麼豐富的水域,也匯集了數量眾多的海洋生物聚集在這裡


海中的生物是這樣,人不也是嗎?為了食物?為了躲避戰爭?還是僅因迷航在大海上?詳細原因恐怕也找不到人求證,總之幾千年前的祖先划著獨木舟從大陸東南沿海來到台灣,鬱鬱蔥蔥的山林、滿山遍野跳躍的梅花鹿、還有水裡豐滿肥碩的魚蝦貝蟹們,多麼美麗的流著奶與蜜的寶地!祖先們就這樣住下來了,漸漸的有的往山上發展,有的繼續留在平原,有的沿著河海而往下遷徙,各地分別適應在地環境而發展出各自的特色、文化、與生活習慣,各地的海洋、山林也哺育了努力企求的眾生。千年之後,才從小島南端繼續這歷時千萬年的南島語系民族遷徙之路。誰能說菲律賓、印尼、新幾內亞的祖先當初從沒看過台灣的海洋?甚至紐西蘭、復活島、夏威夷、馬達加斯加的祖先都有可能聽過花蓮迴瀾大翅鯨的吟唱,撈過彰化廣袤泥灘地的貝蛤,見識過墾丁水下崢嶸怒放的珊瑚礁啊!


海洋藏有太多的故事,濤聲中隱隱訴說百千萬年生命交會的痕跡。2008年的8月,我們從台灣海角的北端【基隆】開始,沿著台灣海岸線徒步環島,準備繞行台灣一圈,捨棄了好走的現代化公路,想以最原始的方式感受祖先在這土地上的蓽路藍縷57天的時間,走過東北角全台灣最古老的岩層(四稜砂岩),當年滄海底下輕輕柔柔沈澱的細小沙粒,早已昂然挺立打直腰桿站在風中。 海豚翻騰的背鰭在水面逸灑 ,阿美族的祖先在海邊用叉手網捕鰻線時所看到的,清兵總督羅大春揮汗打通蘇花古道,在南澳海邊坐下來歇會喘氣時眼前飛躍的,會是陪伴今天坐在船上的我們一樣的熱情、親切嗎?還是更加緊密的信任呢?


    

西拉雅族的勇士輕輕划著艋舺,滑過薄霧中的倒風內海,當年迷惑他們的巨大紅樹林已不復在,現在迷惑旅人的改成一望無際的魚塭、蚵架。漁夫灣現在的名字改名叫茄萣,他養育生靈的崗位一直堅持到四五十年前,才慢慢被莽撞的底拖網給趕走,含淚再望一眼網具沈綱掃犁下死傷殆盡的魚窟蝦穴,人類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改變自然億萬年的平衡,但卻無法改變他終有一天要討回領地的宿命。台南的海岸線三十年來退縮了三公里,更直接的說,這是近十餘年來所達成的業績,究竟是全球暖化海平面上升所造成的不可逆之共業?還是人類可以選擇更多更尊重自然的方式,來面對我們的海洋,不!應該說是身處環境中的我們。


行走海岸的過程中,不斷的在探索祖先留下的腳步,不斷的在尋覓那些為了生活遷徙的痕跡,這是海岸旅行中最有趣的部份之一,也是台灣十分豐富的海洋故事。


閒來信步到海邊,順手拿起口琴吹奏,琴聲隨風遠颺,當年在這飄盪的是勇士向心儀的女孩求愛的鼻管笛音,還是思念老友的口簧琴?鯨骨之海(台南大員內海的古名)到現在仍有鯨魚會不小心擱淺在鯤鯓(沙洲)上,或許琴音剛剛揚起的剎那,正伴隨著海翁悠遠吟唱的換氣片段尾音呢。


三月了,北風歇,南風正要起,台灣西海岸充滿熱鬧的大團結氣氛,【三月瘋媽祖】是每年的盛事,黑水溝的險峻變幻是否也是台灣人敬畏海洋的幫兇這事仍爭吵不休,但旅人心中虔敬感謝家鄉的神佛菩薩帶領船隻平安抵達陸地卻是一致的結論,媽祖的靈驗神蹟早已深植在各地信徒的心中,跟著頭旗、跟著神轎,香燈腳的足跡踏遍了台灣西部的大小鄉鎮,各地民眾的內心也在一次次的會香、進香當中得到安慰。何必去在意誰是開台的【第一】尊媽祖呢?因為,大家都是在地民眾心中的【唯一】啊。


人類很早就懂得捕捉水中生物為食,也知道做陷阱、網具可以增加收穫,留至今日在台灣海邊最常見的,就是石滬了。簡單用石頭砌起來的陷阱,算準了漲退潮的高度,便可輕鬆的捕捉到留在滬裡的魚蝦蟹了,簡單的方法也餵養了多少代的海濱人家,只要小魚還在、魚苗還在、乾淨的環境還在,海洋便可提供源源不絕的食物來源。現在走在海岸線上,仍舊可以看到許多石滬的遺跡,而人呢?是人離開了以海洋為生的生活方式?還是人的生活方式改變了乾淨的海洋?希望沒有生命的石頭是生命的見證,還是生機的諷刺,也端看我們這代的人怎麼去努力了。


海岸邊是相當有趣的一個位置,這裡是陸地的終點,卻也是無數波瀾故事的起點。以往的人們習慣把他當句號,跟海的連結一直不深,甚至會懼怕、會不安,而我們試圖把他變成頓號,起碼海洋的認知要和陸地的了解一樣深刻,最好他還能當作新的一個段落的起頭,引領人類在新的世紀更加探索身旁圍繞的內太空。


社團法人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在四月中辦理【2009走在。家鄉海之濱】活動,詳情請洽 www.tamee.org  。C



評論
搜索
ALMA   |118.160.220.xxx |2009-06-15 20:22:41
寫得真好~兆偉果然是性情中人
只允許注冊會員發表評論!

3.26 Copyright (C) 2008 Compojoom.com / Copyright (C) 2007 Alain Georgette / Copyright (C) 2006 Frantisek Hliva. All rights reserved."

最後更新 ( 2009/06/16, 週二 )
 
< 前一個   下一個 >